实质讽刺的是一些无知民众,我不是潘金莲

作者:港台影视

就我一个人看懂了这不是在讽刺政府还是讽刺那些无知的刁民吗?

李雪莲,一个农村妇女,为了生二胎、分房子,跟丈夫假离婚,没想到弄假成真,丈夫跟别人跑了。她要打官司,要说法:她要先证明第一次离婚是假的,准许复婚,然后再以丈夫的“畜生”行径为理由,再一次离婚。

首先说一句,两星的评价不是针对演员的,而是针对剧情的。

这部片教会了我们学法、懂法、守法的重要性。就因为十年前一件法院判决正确的案件,整整折腾了十年。首先法院本身就判决没有错误,李雪莲就告法官贪污受贿;让他去检察院立案又被说成踢皮球互相推诿。最后又闹到县长市长,突然觉得是不是一个好官也会被这种刁民祸害了。自己本身做错了还让政府担责,可笑。所以全场我看到的是一个法盲闹了十年的闹剧,而政府领导却一直身系民众。这片真正讽刺的是什么每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真是个轴人。

作为一个号称“新时代最敢直面和讽刺社会现实”的电影,我是怀着满心的好奇去看的。然而,看着看着我就觉得没意思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LC刘常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法院判她败诉,她就走上漫漫上访路。拦车,喝茶,上北京,惹得慈父般的大领导雷霆大作,再传递到省长雷霆小作,撸了市长、县长、法院院长。

这讲的是一个法盲泼妇想要钻法律的空子,结果卡在里面了,只能委屈的掉头出来,还大喊着冤枉并且誓要让所有人为自己陪葬的故事。我想要房子,想要二胎,可是正常婚姻做不到,我就假离婚。这听起来似乎是一个非常合理的判断,法律和国家机器不是为了人民服务的吗?那我的诉求得不到满足是不是政府就应该用尽一切办法满足我?否则我就会说,什么为民请命,为人民服务,都是放屁,都是扯淡,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啊。

问题解决了吗?没解决。下一届政府官员接着挠头。

这就是所谓的弱者逻辑。我是弱者,你们不应该保护我吗?我以一己之力对抗国家不是大家应该帮助我吗?尤其这部电影以一个女人为主角,非但没有把“弱者维权”这个重点推上来,反而更让我觉得,这就是弱者产生出的“偷鸡吃还怪人家的鸡不好吃”的强盗逻辑。

有些观众看着看着就生气了,甚至不自觉地把自己代入到官员的角色(许多天朝人民——甭管他的社会阶层——都有这种癖好)。你这个主人公是个什么东西?不就是个无理取闹、满脑子浆糊的刁民?这么好的官员你们这片子还要讽刺?冯小刚你是何居心?

也就是说,这一部电影是建立在一个错误的价值观上的。法律是为你主持公道的,不是为你撒泼让路的。如果所有人想要分房子生二胎(当然现在可以生二胎了)都去闹一次,国家还要吗?法律还有意义吗?友人曾就这个观点与我辩论,认为二胎政策本来就不符合人性,要房子就是人民生活无法被保障的证明,那么我们大可想象一番,若是中国没有计划生育,人口激增,那么房价高到不能再高的地步的时候,大家可能又会说,为什么政府不调控房价呢?不是要为人民服务吗?那当初生二胎的时候你们都去哪儿了?再者,电影中的李雪莲并不是无法生活,她甚至有个自己的小餐馆,上访失败前夫去世之后居然还能在老北京车展对面开一家大餐馆,这是生活穷苦的表现吗?甚至在她的村子里这是很优渥的了。李雪莲因为要表达上访的决心,连自己的餐馆都不要了,到最后医药费都付不起,这怪谁?天作孽和自作孽的分别难道不知道?

千万别生气,因为我还有句更气人的话:这电影你根本没看懂。

并不是说遇到狗官不能上访,而是你自作孽偷鸡不成欺骗国家法律机器在先就别瞎闹腾了吧。法律固然是冰冷的,然而还有道理可讲,若是你欺骗法律在先,那它不仅会让你看到冰冷,还有尖锐。如果都是这样的刁民上访,那么真正有需要的人就会被当成刁民,如同狼来了的故事一般被拒之门外,这本身也是对法律体系的巨大打击。

这部电影的主人公确实是法盲、无理取闹、不可理喻,但是导演也没说他赞同她的做法啊。至于那些指责这部片子会教导出更多刁民的人,你们可太冤枉导演了:这部片子上映之前,在按闹分配的制度下获利的刁民也不少啊,总不能说他们都是看电影学坏的吧!

而这一部电影口口声声要揭露的要驳斥的官场,却让我看到了一群在体制下瑟瑟发抖的可怜人。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法院院长能够断定的就是李雪莲夫妇的确离婚了,毕竟离婚证在这里摆着,离婚之后双方就不再被《婚姻法》保障了,这时候人家跟谁结婚关你什么事啊?所以法官判了离婚,没毛病。而县长才见了李雪莲一次,就被这刁民跪在地上拦住车,然后自己就被不明不白的撤了职,招谁惹谁了?人家也跟李雪莲说过,你不服我们理解,没关系,你可以试试上访。好嘛,访完大家就都撤职了,下一任的官们怎么坐得住?屁股没焐热呢你又给我们搞下去?可是说帮忙,能怎么帮?自从法院判决之后李雪莲就觉得这些官员们都是受了贿赂的,根本不信任,再说了,一群大男人能怎么帮一个单身女人?传出去也不是事儿。当左邻右舍四里八村的人都知道李雪莲家里总是一堆男人,那“潘金莲”这个名头才算坐实了呢。

来,就让我们代入一把:如果我是里面的某一级官员,我要怎么办?我能替李雪莲解决问题吗?

所以说,这部电影又给我们展示了一个正确的乌纱帽,也就是官员现在的生存状况。这部电影本意并不是如此,但是正因为它要竭力批判,才会给我们最真实的展示。全国人大肯定不会管这么小的一件事,就分派给下级,可是下级又没法管,于是乎要么一批一批的丢掉乌纱帽,要么一次一次的阻挠“李雪莲们”。这些不懂法不守法的处于社会底层的刁民们才是法治社会最大的毒瘤,妄图以一己之私颠覆整个法律体系为自己服务,偏偏国家政府有的事情还真的没办法管,或者管了也没用。而刁民泼妇们就是好闹,闹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就是闹,直到闹出个结果或者注定闹不出结果来。

解决不了。没法解决,因为她不占理啊。大鹏扮演的法官从一开始就没错。不管你是不是假离婚,领了离婚证在法律上就是真离婚。李雪莲的诉求没法支持。

这个故事到最后没有给这个问题,或者说这种问题,找到一个合理的解,包括有改编原著权力的冯小刚,于是乎就以李雪莲的前夫意外去世草草收场。可是一切都会这么简单吗?现实中才没有这么好的事情。该闹的还是闹,该撤职的还是撤职,上访接待处也快改名叫刁民接待处了。

诉求得不到支持,她心里有坎过不去,这再正常不过了。编剧在这里退了一万步:她就是个糊涂刁民,行了吧?

可怜这个电影的演员们,尽心尽力演了一部电影,却什么都没有说明。这电影能说明什么?是国家应该多一点刁民还是政府官员应该不顾一切的阻拦上访者?即使是国家也不能杜绝文盲法盲的诞生,更不可能保证大家都幸福快乐,毕竟正义和法律只能为大多数服务,为在法律范畴内的人和事服务。

可是,天朝的列位官员们,既然法院的处理完全没问题,你们怕什么呢?躲避、喝茶、截访,鸡飞狗跳,兴师动众,劳民伤财,你们图什么呢?

一个建立在错误的价值观上的电影,不能说是好电影,两星走起。

其实所有的领导的行为都是在践踏基层法官王公道一开始代表的法律的尊严,李雪莲也不在乎法律的尊严。“刁民”李雪莲知道,上级官员的“天恩”比法律好使;各级官员也知道,李雪莲闹到上面去,上面才不管法院判得是不是正确,你搞出来刁民闹事,你的工作就是没做好。法律是关于对错的,而这里没人真的在乎对错,他们只在乎闹与别闹。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愤世嫉俗小愤青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所以快别急着替银幕内外的政府官员委屈。编剧煞费苦心地安排了一个榆木脑袋的刁民,以及一群操行实属中间偏上的官员和如俄国农奴心目中的慈父沙皇一般爱民如子的老首长(对于一个进京上访还闹出过动静的访民,现实中的手段可比电影中厉害得多),依然搞出了一幕幕闹剧,这是为了更有力地说明无形中的体制的问题。

李雪莲为什么要闹?因为中国有个古话叫“上达天听”,这古话到今天依然有效。要达到“天听”,你还不得扯脖子喊吗?

不过,冯小刚在电影里也只能说这么多了,用角色们的一声声叹息,暗示我们还有他不敢再说下去的话。

我们的政治和历史课本给我们灌输了太多的词不达意的“主义”,甚至搞得人们“左”“右”不分,你要没好好钻研过政治思想的相关知识,难免被人牵着鼻子走。我今天偏要省却这一切复杂的学术体系,斗胆提出一个荒谬的论断:

政治进步与否,只有一个衡量标准:权力到底是向上负责还是向下负责。而把权力向上负责,转变为权力向下负责,就是世界近现代以来政治文明努力的最大成果。

如果每个李雪莲都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意见,她就不用去上访。大多数人的意志凝结成法律,同时大多数人的选票赋予执政者有限的行政权力。如此,法律在执行层面不会受到权力的干预,也就因此有了尊严,受到大家的尊重。在一个正常的社会,哪怕李雪莲胡搅蛮缠到底,那就随她去好了。你去走法律程序,不服判决可以上诉,上诉到头了,你也就没辙了。再不满意?再不满意你就去投票,让赞同你观点的代表,把你认为不合理的法律修改掉。

我们不说这个主义、那个主义,不提西式民主还是干式民主,也不讲三权分立还是人民民主专政,也不管走的是邪路还是摸石头的水路;什么时候一个国家的权力向下负责了,什么时候它就是一个现代国家了。也许冯导没想说这些,可这电影偏偏赶在人大基层选举之后上映,我难免就多想了三五斗。毕竟,居委会的大妈刚刚没经我同意就替我投了票。电影里可是说了,一个农村妇女,跟北京有了联系,就不是一般的农村妇女了。我就在北京,却也还是让人替我投了票,我去找谁说呢?

我羡慕农村妇女。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nibea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六合开奖结果直播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